“云南省优秀共产党员” 郭彩廷

永不消逝的"尼奴帕"——追记腾冲边境傈僳族地区乡镇干部郭彩廷(四)

来源:保山日报         2019-08-23 17:04:41

种植.jpg

无论是在儿子眼里,爱人眼里,还是在朋友、同学、学生的心里,郭彩廷始终是活在他们心中的那个高大的“尼奴帕”(贴心、知心的意思)。

“他总是我的榜样”

“这个春节,是我最后一次见到爸爸。”1米87的个头,郭彩廷的儿子郭美济给坐在对面的我们很大的压力。

之前的采访,他一直很坚强。也许是因为在这个年纪就要承受与至亲的永别之痛,24岁的援藏干部在西藏昌都市江达县公安局工作的郭美济表面上显得有些成熟。

当问到他是否因为春节期间父亲没有来得及去送他而有抱怨的时候,郭美济猛然甩了一下头,眼睛开始发红。

三人.jpg

“我知道。今年春节后我回去上班,爸爸去机场送我了,是妈妈后来告诉我的。因为工作忙,爸爸回来的时候我已经去机场了。等他赶到机场时,我坐的飞机已经起飞了。爸爸沿着飞机飞走的方向,追了好长的路。看到飞机飞远了,爸爸双手抱着头,跪在地上痛哭。”郭美济把头埋在双腿间,抱着头说,“他当时哭的撕心裂肺,但我还抱怨过他。飞机落地后,我才知道自己错了。可是,我没有想到,永远再也没有机会,叫声‘爸’!”

因为怕影响郭彩廷80多岁的老父亲,我们在征得同意后,在村委会对他们母子进行采访。这样的采访是残酷的,是在用刀去割开刚刚止住血的创伤。

泪水无声滑落,浇灌着面前的嫩草。山风吹来,撕扯着枝头的树梢……

郭美济,大学毕业后,主动申请支援西藏。老爸心里不支持,但口头同意;老妈是坚决不同意。后来,多方做工作,一家人才同意他去西藏。本来,作为援藏干部,是要留在昌都市区的,但郭美济却主动申请去了基层,从事的是科技信息化管理方面的工作。

访问.jpg

问及这个选择的原因时,他说:“我小时候就一直受爸爸的影响。只要一有机会,他就带着我去认识他的工作,接触他认识的人,甚至让我跟着去参与一些接待方面的工作。印象最深的一次是他用摩托带我去做辍学学生的工作。路上,摩托冲下洼子,我受伤后送往医院。等我从手术室出来的时候,没有看见爸爸。老妈说,把她叫来后,他就去学生家了。”

“第二个原因是,我既然是来支援的,是来锻炼的,就应该到基层去,到艰苦的地方去。这样才能达到锻炼的目的。”

在儿子眼里,郭彩廷是个对谁都热心肠的人,所以大家都信任他,把他当作“尼奴帕”。

“他总是在忙”

尽管已经有了思想准备,之前也在灵堂前和送别的时候就已经认识,但再一次看到李秀明的那一刻,只见她憔悴的面容仍是隆冬寒霜。

她身体单薄清瘦。因为长期患病的原因,只好一直戴着假发。

我们没有打断她,就静静地听她在哭诉郭彩廷的忙碌,讲述两人恩爱的过往……

谈话.jpg

李秀明是个要强的人。中学毕业,先后在多个小学代课,一代就是13多年。后来到腾冲教师进修学校进修,毕业后,又教小学至今。因为认真负责,刻苦钻研,教学成绩一直很好。她现在是猴桥镇中心校的骨干老师。

1994年俩人结婚后,她一直以丈夫为骄傲。但丈夫也一直是班主任、教导主任、校长,直至后来调进乡政府。

在她的印象中,郭彩廷每天都在忙。但慢慢地也就习惯了,有什么事情也很少征求他的意见,倒是女同事和家里的嫂子,成为她遇到困难时寻求帮助的对象。

过去家里穷,直到郭彩廷的大哥买了大卡车跑运输和郭彩廷参加工作后,情况才有所改变。大哥是家里的顶梁柱,把上学的机会让给了郭彩廷。大嫂和李秀明最亲。

生儿子郭美济的时候,难产,在家里2天都无法生产。郭彩廷一直因为忙而住在学校里。第三天,大哥就开着大卡车,大嫂和李秀明坐在卡车货箱里去了医院。孩子出世后回家那天,下着大雨。大嫂抱着孩子在驾驶室里,而李秀明则坐在车厢里。到家的时候,她全身湿透了,又冷又饿。

4人呢.jpg

今年5月份,一直生病的李秀明突然感觉很不好,但还是强忍着去给学生上课。打电话给郭彩廷,他说让同事陪着去一下,自己正在胆扎忙着,来不了;等脱贫工作告一个段落,他一定陪着去医院做手术。

李秀明身体不好,郭彩廷也一样身体有问题。腰椎突出,疼痛得厉害。有一次,在家疼得在床上直打滚。他还血小板减少,到了较低值。妻子去找来药,但郭彩廷带着药,就又出门了。

“今年3月份,我在家熬了中药,放在保温瓶里拿着去上课。但实在太疼了,我去了诊所,打了点滴。回来的时候,只好左手高举着输液瓶,右手提着药瓶回家休息。”李秀明慢慢地讲述着自己的苦,经历的痛,“回到家的时候,因为天气冷,针水无法进入,结果就漏了。我拔掉针头,决定不打了,可是肌肉收缩不起效,血直流,手上、地上、衣服上到处是。我去卫生间洗手,结果又因为地面滑摔了一跤。”“可是,我没有再给他打电话,因为他在胆扎,是工作队员。知道他赶不回来。我没有怪他!”

7月11日早上,下着大雨。李秀明上班前反复劝说,等雨晴了再去胆扎,郭彩廷当时也答应不去了。到了学校才几分钟,就接到郭彩廷的电话,说是已经在路上了,一定要去呢,有两户特困户的房子危险。

李秀明在电话了大骂了他一顿。也不知道是什么时候,郭彩廷已经挂掉了电话。让李秀明没有想到的是,这成了夫妻之间最后的一次通话。

许多人.jpg

两年前,李秀明患了肾积水,近期又患上了甲状腺疾病。郭彩廷曾许诺妻子李秀明:“再坚持坚持,等我把胆扎的事情处理完,我就陪你去手术。”然而,因为扶贫工作忙碌,看病的计划一拖再拖。如今,这个承诺再也不能兑现了。

面对曾经的苦,曾经的痛,李秀明说,她不后悔嫁给郭彩廷。只是最后的离别,来得那么早,那么突然,让人措手不及。

说起儿子,那是李秀明现在唯一的骄傲和依靠了。

她说,儿子要独立,要锻炼,都是受郭彩廷的影响,还振振有词,说什么男人要独立,要自强等等。

让她高兴的是,儿子从西藏回来,仿佛一夜之间成熟了许多,长大了许多。

只是,在采访镇里的其他同事时,他们告诉记者,在得知父亲去世后,郭美济连忙请了假赶来。在镇政府要去见屋里的妈妈前,郭美济站在门口,使劲扇了自己两个耳光,让自己镇静下来后才走进去。

短头发.jpg

这个细节,知道的人不多,我们也不敢提起。据说,之后,在妈妈面前,郭美济再也没有哭过。

他把眼泪化成了营养,催生着自己赶快长大和坚强,以便尽快支撑起这个家,呵护好妈妈。

如今,郭彩廷家里现在还有84岁高龄的老父亲,耳朵失聪,常年生病。我们不敢去打扰他老人家,白发人送黑发人的疼,又有多少人能够承受得起。

只愿老人家,安好!

“他还在我们身旁”

郭彩廷牺牲后,社会各界给予了很大的关注,纷纷表示哀悼。

郭彩廷的同学群里发出了一篇哀悼的文章,叫《郭彩廷,我们在113班等你……》。得知同学郭彩廷离去的噩耗,原保山师范113班的同学们都无法相信这是真实的,更无法接受这个现实。

熊春琳说:“心理是相当的难过,就觉得这个人太可惜了。他给我的印象就是相当热情,是相当热爱生活的一个人。”

背景.jpg

郭彩廷是今年1月23日17时57分加入保山师范老113班同学群的。他在群里说的第一句话是:“老同学常来常往,今后加强联系!”他还是那般热情。

在同学眼中,学生时期的郭彩廷是出了名的热心肠。每当身边同学遇到困难,他总是最先站出来的那个。“当时我们每月都会发饭票、早点票,女同学勉强够,可男同学基本都不够吃。而他看见哪一个同学的饭票不够了,就会主动先拿自己的给人家先用着。”熊春琳告诉说。

陈保深说,有一次自己生病了,都是郭彩廷帮着打饭。晚上12点多,又带着生病的自己去医院看病。“他就是这样的人,心里一直想着别人。”

拼接.jpg

郭彩廷留给同学们的感动太多了,说也说不完:他是一个开朗、健谈的性情中人;学习上积极主动,有一种不服输的干劲;与同学相处总是以大哥哥的身份帮助同学;班级工作做得井然有序,深得老师的喜欢……

作为郭彩廷早年的启蒙老师,1978年9月开学后的第一堂课,留在郭彩山记忆里最深的是那双小手举起的时候。在课堂上,郭彩山问同学们,长大后有什么理想。把小手举得高高的郭彩廷回答说:“长大后我要当雷锋一样的英雄!”

从此,郭彩廷一直在为这个目标努力着,直到生命最后的那一声 “快退!快退!有泥石流”。

宣誓.jpg

郭彩山和郭彩廷都是一个村的,小学一年级的时候教了郭彩廷一年。虽然是他的启蒙老师,但都是大家族的兄弟,他从小就有这种理想,这就是他的初心。后来他也是这样做,经过多年努力,1989年他考上了保山师范,毕业后当上了人民教师,无论是教书育人的15年,还是在镇政府工作的11年中,他都用自己的行动追逐着儿时的梦想。

郭彩山介绍,他和郭彩廷在胆扎小学共事5年多。郭彩廷爱生如子,对学生负责,可以说青出于蓝而胜于蓝,大家在工作中、生活中都是朋友也是师徒关系。只要是他布置给学生的作业,他都会检查,学生们也都按时完成作业,这就是他对教育事业的热情,也体现了他对学生的关心。郭彩廷对人热情,记得当时他与胆扎边防检查站的官兵们为了给学生们普及相关知识,利用课余时间多次组织学生和老师们举行活动,教官兵唱《月光曲》,还教官兵们学写作。

杨自蓉是郭彩廷在轮马教过的学生。记得有一次,班里的一个同学不想读书,郭老师就带着同学们去他家做思想工作,经过郭老师的耐心和爱心的劝导,同班的那个同学最终回到了学校继续读书。

“1996年12月,郭老师带着同学们到琅琊山进行秋游,因为我体弱,没有力气爬到山顶。老师就一路牵着我,一直鼓励着我,并告诉我,任何时候都不能轻易的放弃,要坚持到最后,因为坚持到最后才有可能是胜利者。就这样在郭老师的鼓励和帮助下最终爬到了山顶。虽然他现在不在了,但是这一幕历历在目,他一直都是那个和蔼可亲的郭老师,也是我永远忘不了的郭老师。”

准备.jpg

要说对郭彩廷的感情,出身傈僳族的镇企业办干部余绍楷最特殊。

从2008年开始,在腾冲市猴桥镇经济发展办公室,余绍楷和郭彩廷就开始同事,已经有近11年的共事时间。作为傈僳族出身的干部,他对郭彩廷的工作看在眼里,记在心里。尽管记者多次试图采访他,但他话不多,不善于表达,几次一讲起郭彩廷,余绍楷就哭,没有声音,只有滑落成溪的泪水。

他断断续续地反复说,郭彩廷就是做事认真,踏实,不管什么任务,都会按时按量地完成、从不推诿。两人的办公桌都是面对面。从出事那天开始,自己都还一直不敢相信这个事实,因为郭彩廷是他们傈僳族群众眼中的“尼奴帕”,怎么舍得把朋友丢下。

敬礼.jpg

平日里,他们两人的关系很好。郭彩廷喜欢关心身边的同事。余绍楷的父亲有一次脑溢血,跟郭彩廷反映后,郭彩廷帮他协调了一辆车,把余父及时送到医院抢救,最终捡回来一条命。生活中,他喜欢坐在郭彩廷身边,听郭彩廷“吹牛”,很有亲和力。

槟榔江的水依旧在翻滚前涌,琅琊山的雾也依旧在夏日里漫卷。人们拭干朦胧了很久的眼,在心里深情轻唤这一个早已习惯了的名字:郭彩廷!

分享到:
曝光
网站地图 | 网站声明 | 澳门威尼斯娱乐:我们
主办单位:云南省人民政府    承办单位:云南省人民政府办公厅    运行维护:云南网 0871-64156165    政务热线:0871-12345
滇ICP备05000002    政府网站标识码:5300000033    滇公网安备 53010202000476号